華晨集團副總裁齊凱迴應破產傳聞:沒聽説,一切正常

  新京報貝殼財經訊(記者 王琳琳)11月20日,有消息稱華晨汽車將在今日正式宣佈破產,華晨集團副總裁齊凱向新京報記者回應稱,“沒聽説,一切正常。”

  11月13日,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顯示,華晨集團被申請破產重整,申請人為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案號為(2020)遼01破申27號。11月15日晚,申華控股和金盃汽車相繼發佈公告稱,公司間接控股股東華晨集團於11月13日收到瀋陽市中級法院送達的通知書,華晨集團債權人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申請對華晨集團進行重整;若華晨集團進入重整程序,可能會對公司股權結構方面產生一定影響。

  65億元債務違約,華晨集團的破產重整多米諾骨牌倒下?

  11月16日,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簡稱“華晨集團”)發佈公告稱,目前華晨集團已構成債務違約金額合計65億元,逾期利息金額合計1.44億元。對於持續至今的債務危機,華晨集團解釋稱因企業資金緊張,續作授信審批未完成,造成無法償還。此次債務違約對華晨集團本部生產經營產生造成影響,導致財務狀況惡化,極大影響償債能力。

  就在幾天前,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華晨集團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具有較高重整價值為由,對華晨汽車提起申請破產重整。儘管華晨集團表示,該申請能否被法院裁定受理仍具有不確定性,但在外界看來華晨集團進行破產重整是大概率事件。

  破產重整衝擊波:版圖涉百餘公司,上市公司公告或受波及

  作為我國汽車產業的主力軍,華晨寶馬背後的華晨集團歷史可追溯至1949年。

  華晨集團是隸屬於遼寧省國資委的重點國有企業,目前華晨集團在遼寧、四川和重慶建有6家整車生產企業、2家發動機生產企業和多家零部件生產企業,旗下有華晨中國、金盃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盃汽車”)、上海申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申華控股”)和新晨中國動力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晨動力”)4家上市公司,160餘家全資、控股和參股公司。此外,旗下“中華”、“金盃”、“華頌”等自主品牌以及“華晨寶馬”、“華晨雷諾”等合資品牌,覆蓋了乘用車、商用車全領域。

  對於此次破產重整風波,已經傳導至上市公司。

  11月15日晚,申華控股和金盃汽車相繼發佈公告稱,公司間接控股股東華晨集團於11月13日收到瀋陽市中級法院送達的通知書,華晨集團債權人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申請對華晨集團進行重整。申華控股稱,若華晨集團進入重整程序,可能會對公司股權結構方面產生一定影響。不過公告中表明,目前華晨集團尚未收到瀋陽中院正式受理重整的裁定書,債權人提出的重整申請是否被瀋陽中院受理、華晨集團是否進入重整程序尚存重大不確定性。

  據悉,華晨集團直接及間接持有申華控股4.46億股,佔總股本的22.93%,處於凍結狀態的股權佔其持股總數的24.13%,佔申華控股總股本的5.53%。

  在業績方面,申華控股稱應收華晨集團及其關聯方收款1.4億元,主要形成原因為日常汽車購銷;申華控股對華晨集團及其關聯方提供的擔保餘額44565.48萬元,其中4億元為公司向華晨集團為公司融資擔保提供的反擔保,4565.48萬元為公司為原子公司華晨租賃提供的存續擔保,若華晨集團進入重整程序,可能會對申華控股年度業績產生一定影響。

  另一家間接控股的公司金盃汽車在公告中表示,華晨集團全資子公司瀋陽市汽車工業資產經營有限公司持有金盃汽車2.66億股,佔公司總股本的20.32%,其中1億股用於融資融券,佔其持有金盃汽車股份總數的37.53%,7360萬股處於司法凍結狀態,佔其持股金盃汽車股份總數的27.63%。

  金盃汽車應收華晨集團賬款5007萬元,應收華晨雷諾金盃汽車有限公司2677萬元,均為日常汽車零部件購銷形成。若華晨集團進入重整程序,金盃汽車可能計提大額壞賬準備;此外對華晨集團及其關聯方提供的擔保餘額5.3億元是否順利解除存在不確定性。

  11月16日,金盃汽車和申華控股開盤雙雙低走。截至下午收盤,金盃汽車擴大跌幅至7.13%,報於5.21元;申華控股跌幅為0.53%,報收於1.88元。不過,17日,申華控股和金盃汽車收漲,漲幅為1.05%和0.19%。

  而截至11月17日收盤,華晨中國下跌1.43%,報收於6.9元,新晨動力跌幅為4.48%,報於0.32元。

  負債千億困局

  11月13日,傳聞不斷的華晨集團再度出現新狀況。

  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顯示,華晨集團被申請破產重整,申請人為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對於被申請破產重整,華晨集團相關負責人彼時告訴新京報記者,“我們也關注到了,目前還不知道具體情況,已經彙報了。”

  企查查數據顯示,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註冊地在吉林省遼源市,是一家從事汽車衝壓模具的設計、研發、製造及銷售的科技企業,為華晨集團的供應商。

  實際上,早在11月初就有消息稱遼寧省政府考慮對華晨集團進行司法重整,以解決債務問題。當時有消息援引知情人士説法稱遼寧省政府近期已與金融監管部門就華晨集團重整進行溝通,不過尚無明確重整方案,相關事宜仍在討論中,因此仍有變數。對於重整傳聞,遼寧省國資委辦公室工作人員迴應媒體稱不清楚此事,華晨集團相關負責人也表示沒有接到相關的信息。

  華晨集團重整求生,難掩的是早已爆發的債務危機。華晨集團公告顯示,截至今年6月30日,華晨集團總負債1328.44億元,扣除商譽和無形資產後,華晨集團資產負債率為71.4%,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餘額為326.77億元。東方金誠指出,截至10月22日,華晨集團存續債券規模為172億元。

  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截至今年10月,華晨汽車集團累計發行債券34只,存續債14只,存續債餘額共162億元。其中1-3年到期債券規模超過100億元,兑付期主要集中在2022年;此外,19華汽01、18華汽03等被列入中證評級高隱含違約率名單。10月23日前後,大公國際和東方金誠雙雙對華晨主體信用評級降至負面,此前,東方金誠已連續四次調低對華晨的信用評級。

  10月23日這一天,華晨集團規模為10億元的債券17華汽05到期未兑付,華晨集團發佈公告承認目前流動性緊張,資金面臨較大困難。

  破產重整是未來終局?

  今年8月華晨集團旗下多隻存續債券大跌,頻頻低價賣出,被業內債務風險或出現惡化的信號。全聯車商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裁曹鶴認為,華晨集團進入破產重整是大概率事件。從華晨集團本身的財務來看,很難償還債務,接下來很可能是以遼交投為主體進行重整。

  9月,華晨集團副總裁齊凱在華晨集團在媒體溝通會上曾對新京報記者提到過引進戰略投資轉化,並表示在做乘用車和商用車是對控股權沒有必須的要求。

  據悉,今年以來華晨集團也進行了內部改革,包括管理架構調整、聚焦整車和零部件業務;聚焦入門級電動車,升級中華品牌等策略。但業內普遍認為,華晨集團最主要的問題是自主品牌羸弱,盈利嚴重依賴華晨寶馬,但華晨寶馬股權調整期限越來越近,想要依靠華晨寶馬將華晨拉出泥潭根本不現實。

  目前,華晨集團旗下有華晨中華、華頌、金盃三個自主品牌;其中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華晨中華累計銷量為3186輛,平均來看月銷量500餘輛。2019年全年,華晨集團乘用車實現銷量72.18萬輛,商用車銷量7.86萬輛;但值得注意的是,華晨寶馬54.55萬輛的銷量佔華晨集團乘用車總銷量的比例高達75%。

  東方金誠在研報中分析稱,“在疫情影響下,華晨集團自主品牌的銷量、業務收入持續下降,獲利能力仍比較弱。”

  近年自主品牌的羸弱,迫使華晨集團在發展上呈現出過度依賴合資公司華晨寶馬單一板塊的局面。華晨寶馬堪稱華晨集團的“利潤奶牛”。

  公開數據顯示,2011年至2018年,華晨寶馬每年為華晨集團貢獻的利潤額平均在17億元-55億元之間,在華晨集團的淨利潤佔比也逐年上漲,平均在94.9%至119.6%之間,基本都在90%以上。2019年華晨集團的全年營收為40.27億元,税前利潤是62.92億元,其中華晨寶馬是華晨集團的主要利潤來源。2019年華晨寶馬的淨利潤是76.26億元,由此可見,如果剔除掉華晨寶馬的淨利潤,華晨集團的税前利潤是呈現虧損狀態的,虧損額超過10億元。

  此外,在新能源汽車領域,華晨集團尚無車型。華晨集團副總裁齊凱曾公開表示,“華晨集團合資公司華晨新日預計今年年底投產第一款新能源車。”

  對於華晨集團而言,更重要的是在提升自主品牌的競爭力,在新能源汽車領域加快腳步。汽車市場的淘汰賽已經開始,今年以來眾泰汽車、力帆汽車等弱勢品牌接連重整,遊離在主流市場邊緣的華晨集團亟須加速。

原標題:華晨集團齊凱迴應破產傳聞:沒聽説,一切正常

責任編輯:許海若

看天下

讀懂中國放眼全球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